想吃雞,卻又不敢處理雞肉的遜師奶



剛剛去超市買菜,很久沒有用雞骨來煲湯,看到很便宜,所以挑了一隻雞骨,我意思是整隻被起了肉的整隻雞骨頭。回到家,在廚房整理它的內臟和油脂,很噁心的感覺。手指用肥皂洗過好幾次還是有那種味道。所以我從來只買雞肉塊和雞腿來煮而已。


以前去巴剎買雞就是這樣子的,挑選活雞再交給雞販,雞販將它舉去秤了,然后抓起它的脖子,用刀輕輕一割,把它放進籠子裡慢慢讓它流血死,死前,雞隻在不斷在籠子裡掙扎。。。。然后慢慢的沒有了動作。然后雞販再把它放進熱水中去毛。


回想到這,我就全身毛孔豎起來,為何以前會這麼勇敢在一旁看啊。長年經過我手指的累集動作,都不知有多少隻雞就這樣。。。。。在我面前消失掉生命。


自從媽媽過世后,我就不再去巴剎買菜和買活雞,更不情願踏進濕市場。記得,有次爸爸又買了整隻已宰殺的雞回來給我煮(那時我還在唸中學),我一打開,媽啊,那隻雞的眼睛是睜開的,它好像死不瞑目的看著我!我馬上跑了出去向爸爸投訴,“做麼雞的眼睛開著的。。。。我不要砍它,你來砍。”結果,爸爸也不敢。。。。后來怎樣解決 ? 爸爸用報紙包著雞頭,連它的頸一起切下來,包著丟進垃圾袋裡了。我才很不甘願的繼續清理雞肉。至此,爸爸不再買雞回來,我也不再下廚。我們就包伙食算了。


我不喜歡菜市場那種滿地血水的感覺,每次從巴剎回來,總覺得全身不舒服,一定要沖個涼,鞋底一定在草地上來回磨擦了多次才上車。


以前住檳城,一直被姐姐迫去巴剎,人又多天氣又熱地上又濕漉漉的,有一次車子輪胎上還沾上了一條雞腸,結果姐姐和我推來推去,就是為了決定誰要把那條雞腸去掉!我就很大聲很氣的罵姐姐說,‘你看你看,都說不要走這條路了囉!’真好笑。


笑歸笑。老公整天罵我不吃肉,人廋廋不長肉。我就是覺得在處理肉類的過程中有些噁,所以才不想吃。想吃蝦卻在清理時被弄得雙手紅痒敏感;想吃魚卻十分討厭處理它的內臟和鰓;想吃墨魚卻不會處理;想吃螃蟹卻不敢宰殺;不敢吃羊牛因為太大隻好可憐。我承認我是一名遜師奶。老公,我如今進菜市場,處理肉類,全都是為了你才做的喔!


 

5 thoughts on “想吃雞,卻又不敢處理雞肉的遜師奶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