尋找斯里蘭卡竹竿漁夫傳奇─2012斯里蘭卡游記

刊於星洲日報副刊星期刊<優游自在>2012。

 

竹竿漁夫是斯里蘭卡一種獨特的釣魚方式─竹竿漁夫。這種世界上獨有的釣魚法,僅存在於斯里蘭卡南部部份的海邊,即是距離Galle古城南下半小時路程的兩個海濱小鎮,Konggala和Ahangama。由於南部海濱風浪大,岸邊又多礁岩,所以漁船不能出海。這裡的居民就在海上插了一支竹竿,在竹竿上架起一個簡單的坐架,坐在上面用簡單的工具釣魚。

以前,這種竹竿漁夫很多,如今,十分稀少了,因為靠這種方式釣魚來賺取生活費的漁夫越來越少。然而,為了迎合游客好奇心,有些漁夫也會在酒店前的沙灘,坐在竹竿上釣魚,順便賺取游客錢補助家用。這些真正的漁夫,一般來自當地貧困人家,他們穿著很簡陋,一件褪色殘舊的衣,拿著一支系上釣魚線的工具,他們大概只會向手持相機的游客每人收取100rupee左右。


還有一些以表演者,在這一帶的海邊表演竹竿釣魚,並且讓游客親身體驗坐在竹竿上釣魚的“樂趣”。一般上,游客由嘟嘟車司機或旅行社載往。他們向游客收費不低,以美金計算,還視人數而定。

竹竿漁夫是這我這次行程不可錯過的目的。在火車站對面的旅游咨詢中心查明了竹竿漁夫位置后,就租了一輛嘟嘟車(被砍了菜頭25美金)前往,儘管已聲明要去旅游中心工作人員提供的位置,但是司機告之那地區是要收費的,他還拍胸膛的保證,帶我們去找原汁原味無需付費的竹竿漁夫。

半小時車程后,我們在Konggala公共海灘公園停車,還獲得幾位穿得鮮明峇迪沙籠的“漁夫”熱情招待,但一開口就要索費15美金,氣得我們掉頭走人。嘟嘟車司機拗不過我們的黑臉,再次把我們載去我們指定的海灘,找來幾位漁夫給我們,我們付100rupee給漁夫,就這樣拍了幾張照片,打道回府了。

我大概忘了三年前的經驗,每到一間寺廟,都有人向我們收取小甚麼顧鞋子小費,敬佛獻花小費,每遇到一些人,都想儘辦法向我們推銷“服務”討小費的經驗。

這樣被砍菜頭,心頭氣實在難消,后來,我們又抽出一天時間到車站自己搭公車,來到距離Konggala不遠叫Ahangama的小鎮,見到海上插有一些竹竿。於是,在這地點下車,車票才一人50rupee。這海濱小鎮僅兩條街,不同於Konggala四處林立的酒店,這裡只有一間三星級酒店,淡季似乎游客絕跡。

從商店后巷穿過去沙灘,我們還繞過當地貧窮人家簡陋的屋子,這些屋子,三面牆由石磚和木板砌成,屋內空蕩蕩沒有家具,屋外的廁所也是三面石磚和木板搭建的。一位媽媽和老人家坐著聊天,見到我們出現顯得有些驚訝,兩名幼稚的小孩圍在我們身邊說著聽不明的話。我們問媽媽可以經過屋子走去沙灘嗎 ? 她大概聽不懂吧,只是不斷的點頭,然后還走去沙灘喊人。這到底是淮還是不淮我們走過去呢 ? 真納悶,要知道,印裔民族是慣用搖頭的動作,來表達的同意的意願的! 所以,我們似乎卡在對方搖頭(同意)與不搖頭(不同意)之間。

突然,眼前不知幾時冒出了一位全身濕淋林,只穿著深色三角底褲的上年紀男人,他隨手放下了一條釣魚竿和一個袋子,還從袋子裡拿出一條青色的魚在我們面前晃著晃著。我們就這樣你看我我看你,雙方都顯得有些不知所措。片刻,我猜想這人一定是竹竿漁夫,於是用英文問,可以拍照嗎? 要付費嗎? 這回,輪到漁夫一臉錯愕不知所措,他手上依然握著那條在滴水的青色斑條魚。

我明白了,他聽不懂英文啦!於是,我用手指指向我的相機,再指著他和魚,說,photo , money 。漁夫頓時展顏歡笑,這一笑也露出了他嘴巴僅存的三顆發黃牙齒,他一邊比出食指同時答說 photo , money ,come, come,應該是要我們付100 rupee 來拍他釣魚吧。

最后,在雙方多次OK ,OK聲確定之后,他拿起之前的袋子和漁竿,帶領我們到海邊。漁夫徑自走到海中,站在竹竿子擺了幾個姿態讓我們拍,他動作僵硬,換了左腳換右腳,就是不坐在架子上。片刻上岸后,漁夫把袋子裡的魚倒出來給我們看,我指著魚,然后向指著嘴說,eat ? 漁夫點頭,不是搖頭。噢,這到底是要吃的魚還是不能吃的?真后悔出發前沒有學會幾句印度話。

后來,我想請漁夫兩手拿著魚獲讓我拍,可是他把漁竿上的魚換了一條又一條的,弄得我啼笑皆非,路過的兩個當地人,走前來跟漁夫嘰哩估嚕一番,漁夫終於拿起兩條魚讓我拍。

在這裡,與竹竿漁夫的偶然邂逅,雖然沒拍到旅游書般指定的竹竿漁夫指定動作美圖,但是,最美的畫面已烙印在回憶裡了。

待續
其他相片:http://forum.blogkaki.net/thread-25455-1-1.html

 

5 thoughts on “尋找斯里蘭卡竹竿漁夫傳奇─2012斯里蘭卡游記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