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/17/12

赴一場佛陀眼淚之國─2010首次踏足斯里蘭卡 (回顧篇)

斯里蘭卡不是很落后,只是還需要發展,就像是一個超級大鄉鎮,就連首都也是(雖然有高樓,但基本設備還很差),我住negombo,離機場20分鐘車程,是斯里蘭卡全國最大的漁港,兩個漁港三種漁船,大船(也不是我們想像中的大船)出海兩星期至一個月,捕大魚如膠魚和shark,相片可看到,離開酒店20分鐘tuktuk車程;小港在海灘邊,有摩托船和傳統風帆漁船(主要在回教徒區),都是在同一條沙灘上,出海不遠撒網,早上十一點出海下午三點回船。

我這次主要是去佛教遺跡區culture triangle(Anuradhapura, Polonaruwa, Sigiriya,都屬於unesco地位,入門票超貴),它在北部的兩三個國家公園內;另外去了kandy,在中部的佛牙寺(真的是佛陀的牙,但它是收在寶盒內不打開的)。這些地方是佛陀到訪過的,所以很難得。


下次我計劃去它的野生動物區。基本上整個斯里蘭卡都是一個由好幾個重要國家公園所組成的,可說旅游景點區都是處在野生動物公園內的,我住在Polonaruwa的酒店還可見到野象出來覓食飲水,好難得(相片的是小象保育中心,但也都是野象來的,有幾隻還蠻agresif,會不時吼叫)。大象和花豹是這個國家主要的野生動物喔!北部的道路還圍上了電欄以防野象走出馬路,黃昏時分很容易見到野象成群出沒(尤其往北部culture triangle的沿途上)。


老實說,斯里蘭卡一年才下一次雨,就是十一月,也就是我到達的時候,很幸運在北部雨量較少,在古跡區還可以拍照,所以我還是晒到一片白一片黑。但回到Negombo后,都是陰天和長命雨,我因此錯過了傳統風帆漁船出海和回航的拍照機會,走了三四回都拍不到,是這趟旅程的遺憾。

這裡,很多蚊子,check in 酒店后要檢查三件事,一是有沒有蚊香,二是有沒有熱水(下雨的晚上很冷,約20度而已,三是有沒有蠟燭和火柴,因為電源還不很穩,偶而會停電)。

這裡,特別會砍游客菜頭,吃一餐普通咖厘白飯的都要十餘二十令吉(500 rupee),最傳宜的一餐是350 rupee,一支飲用水150-180rupee(一美元兌換一百十rupee);所有寺廟都要售入門票,約100rupee-500rupee,最貴的是culture triangle的round ticket,要五十美金,全都進了政府口袋;至於寺廟,除了入門票,還有收鞋票(入寺廟不可穿鞋),導游費(即使你不要他也會死纏著你),樂捐……..各種“服務”,你不可能會不花錢的。

無論如何,我們的錢還是花個光光,out of budget,連手信都沒得買,最后兩天吃得很緊,除了額外去換錢,差點就要刷卡了 它的花費應該比去印度更貴,它是你去東南亞任何一個國家的旅費的多一倍。幸好,我們有便宜機票和酒店,不然………

但唯一安慰的是晚上你不會花費,因為根本沒有夜街讓你逛,搞不要會遇到野生動物,還是晚上別出門較好

在這裡,到處是兵士警察,尤其首都就像一個大窂房,走十步就有一個拿機關槍的士兵,特種部隊,警察,鐵絲網或鐵柱路障,沙包……到處,大街小巷,森林,酒店,橋樑,寺廟,火車站,商店,機場,進進出出要搜身查手袋和護照……what i means ,they ‘r really every where。淡米爾之虎投降了,但保安一點都還不鬆懈。

除了安全,這個國家很需要錢來發展,所以自五月內戰結束后,酒店和旅游業的費用大大高漲,所以來斯里蘭卡旅游,你會有一種給了錢卻沒有得到應有服務素質的感覺(例如很美的酒店客房,但天花板卻是漏水的…….),但我們又能怎樣,當你看到他們的生活環境,一般游客還是會諒解。至少在這裡的小販,還沒有像其他國家那般,會使詐會欺騙。

朋友聽了我的經驗后都說,有錢也不要去斯里蘭卡,但我覺得,如果你沒去過,還是應該去一次。它雖是佛教國,卻又泰國不一樣。它可是佛陀的眼淚,以及印度洋的藍寶石,樸素但卻吸引人。

整個星期的旅程中,我們只遇到一對退休日本夫婦和一個香港男子,其他都是洋人游客。飛往斯里蘭卡的飛機,就只有兩張華人臉孔,所以Negombo那條街的人都認得我和老公兩人了,哈哈。還有,這裡的人們很愛拍照,看我們著相機,他們就一直要我們拍他們,而他們往往都會笑臉盈盈的來回應我們的相機鏡頭,而不是伸手向我們討肖像費。

其他相片:http://forum.blogkaki.net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22360&highlight=斯里蘭卡

 
12/17/12

到斯里蘭卡追豹去─2012斯里蘭卡游記

刊於星洲日報副刊星期刊<優游自在>2012。

斯里蘭卡有好幾個大面積的國家公園,我為了花豹而前往東南部的Yala國家公園,來回車程用了一整天。凌晨二時開車,七時抵達Yala國家公園,在公園內只能待那三小時又得回程了,結果還是與花豹緣慳一面。

Yala國家公園總面積1297平方公里,但只有一部份地區開放給游客,公園清晨六時開門,旁晚六時關閉。斯里蘭卡清晨五時半天亮,旁晚六時天暗,早上十時的太陽已開始灼熱,所以正午這段時間,野生動物都會躲起來避暑。

這公園以花豹、大象和花鹿聞名。生活在公園內的花豹共有32隻,也是全世界最多具備自然狩獵技能的野生花豹棲息地。儘管如此,要一窺花豹的尊容可不是這麼容易的事。

Yala國家公園不允許游客自由行動,因為公園裡有許多猛獸。進入國家公園必須乘坐指定的改裝四輪驅動吉普車,上車之后不可以下車走動。Yala國家公園外包的四輪驅動吉普車租金5美金,Yala國家公園入門票一人30美金(包括一名導游費)。導游的任務除了保護游客,也會尋找各種動物,只要發現到任何野生動物,就會指示司機隨時停車,並且指導游客分辨動物或講解。

在導游的協助下,我們找到了一隻獨處的大象,一群在湖邊汲水的野象、鹿群、鱷魚、鋒猴、水牛、野豬,以及各種鳥類。最后雖然成功找到花豹的憩息處,卻一直不見花豹露臉。

有些當地人說,花豹在清晨出現,也有人說旁晚時分最容易見到花豹。也罷,如果那麼容易被見到,還能稱得上是這片野林的霸王嗎? 如果時間允許,我真希望在附近村庄住上一晚,花多些時間來靜等花豹的出現。

其他相片:http://forum.blogkaki.net/thread-25455-1-1.html

 
12/17/12

高山茶園火車嘆茶─2012斯里蘭卡游記

刊於星洲日報副刊星期刊<優游自在>2012。

旅游斯里蘭卡的方式很多,可以自助背包,可以租借車子和司機,也可以參加旅行團。然而,有些景點只能以背包自助方式來體驗。例如,斯里蘭卡高山鐵路茶園火車,以及到國家公園裡找尋野生動物如花豹、野象、大黑鹿,甚至出海尋找藍鯨的蹤跡。

斯里蘭卡是全世界最大的茶葉出產國。到斯里蘭卡旅行又豈能錯過到Nuwara Eliya去體驗滿山的茶園呢?如果說,我國金馬倫也有茶園,所有的茶園都一樣的,有甚麼好看。這錯了,斯里蘭卡的山區茶園,是金馬倫的百倍之大。斯里蘭卡的Nuwara Eliya高山鐵路,更是全世界最美麗高山風景的鐵路之一!

斯里蘭卡這一條海拔八千呎高的高山鐵路,火車從平地駛入杉林,經過河溪,穿越山洞,緊貼山崖岩壁,最后在茶園中央駛過,乘客伸手可觸及茶葉,近距離觀賞採茶過程。鐵路風景之美,讓人難以忘懷。

Nuwara Eliya是一座英倫式高山小鎮,小鎮內沒有茶園,茶園範圍是從半山至山頂地帶,涵蓋範圍有數個山區。高山鐵路啟點在首都Colombo總火車站,終點是Badulla小鎮。要到Nuwara Eliya,必須在Nanu Oya小鎮下車。Nano Oya小鎮只有一條泥濘街,從這裡可搭公巴前往八公里處的Nuwara Eliya小鎮。

Nuwara Eliya的氣候常年維持在攝氏16度,游客除了來這裡體驗高山鐵路之美,也享受難得寒冷的氣候,品茶以及到附近國家公園去觀賞野生大黑鹿。而我,純粹是為了乘搭茶園火車而來,並不打算在Nuwara Eliya游玩,所以搭了五小時火車上山投宿一夜,隔天早上又再搭五小時火車下山。

乘搭前往Nuwara Eliya的火車有四種車廂選擇,二號廂、三號廂、特別廂(Observation Saloon),以及冷氣廂(Expo Rail)。前三種車廂隸屬鐵道局,但特別廂的車票要到一號廂和特別廂辦公室內售買,票價十分廉宜,時間表可以事先上鐵道局網站查找。我會建議買一、二號廂和特別廂,一來不必和當地人搶位,也會比較安心。

至於冷氣廂,它的車廂附屬在普通火車上,同時有兩種形式的車廂,一種是完全封閉型冷氣廂,另一種附加了半節開放式設計,讓游客在這空間拍照吹吹風,又稱為Polaroid的冷氣廂。

ExpoRail是屬於私人公司的火車廂,淡季時可上車才買票,旺季時就要上網買票,從首都到Nuwara Eliya單程是20美金,附有一餐飲食、無限茶水供應、電影播放以及無線上網。但是,時間表和出發日期常有變動,要上網買票和查看時間表最妥當。

這一趟的高山茶園火車之旅,我事前準備資料不足,結果上山時買了以為有冷氣的特別廂,卻發現它只有風扇。特別廂一排有兩個位置,靠窗位有一個專屬窗口,車廂處於火車最后一節,所以廂尾是兩大片玻璃設計讓乘客觀賞風景。

雖然買錯車票有些懊惱,但是火車駛了兩句鐘並進入半山時,窗外的風景轉換讓人精神一振。喜歡拍照的人,坐這種車廂的好處,就是可以拉開窗子把相機伸出去拍風景,或者站在車廂梯級處拍風景。

上山時搭了特別廂,下山時我再三向火車站查詢,以為自己終於買到Polaroid冷氣車廂。結果上火車時,左看右看就是沒有Polaroid車廂,問了ExpoRail負責人,才知道Polaroid車廂是兩天開動一次的,結果我坐在封閉冷氣廂內,結束了小小遺憾的高山鐵路之旅。

待續

投稿作品

其他相片:http://forum.blogkaki.net/thread-25455-1-1.html

 
12/17/12

尋找斯里蘭卡竹竿漁夫傳奇─2012斯里蘭卡游記

刊於星洲日報副刊星期刊<優游自在>2012。

 

竹竿漁夫是斯里蘭卡一種獨特的釣魚方式─竹竿漁夫。這種世界上獨有的釣魚法,僅存在於斯里蘭卡南部部份的海邊,即是距離Galle古城南下半小時路程的兩個海濱小鎮,Konggala和Ahangama。由於南部海濱風浪大,岸邊又多礁岩,所以漁船不能出海。這裡的居民就在海上插了一支竹竿,在竹竿上架起一個簡單的坐架,坐在上面用簡單的工具釣魚。

以前,這種竹竿漁夫很多,如今,十分稀少了,因為靠這種方式釣魚來賺取生活費的漁夫越來越少。然而,為了迎合游客好奇心,有些漁夫也會在酒店前的沙灘,坐在竹竿上釣魚,順便賺取游客錢補助家用。這些真正的漁夫,一般來自當地貧困人家,他們穿著很簡陋,一件褪色殘舊的衣,拿著一支系上釣魚線的工具,他們大概只會向手持相機的游客每人收取100rupee左右。


還有一些以表演者,在這一帶的海邊表演竹竿釣魚,並且讓游客親身體驗坐在竹竿上釣魚的“樂趣”。一般上,游客由嘟嘟車司機或旅行社載往。他們向游客收費不低,以美金計算,還視人數而定。

竹竿漁夫是這我這次行程不可錯過的目的。在火車站對面的旅游咨詢中心查明了竹竿漁夫位置后,就租了一輛嘟嘟車(被砍了菜頭25美金)前往,儘管已聲明要去旅游中心工作人員提供的位置,但是司機告之那地區是要收費的,他還拍胸膛的保證,帶我們去找原汁原味無需付費的竹竿漁夫。

半小時車程后,我們在Konggala公共海灘公園停車,還獲得幾位穿得鮮明峇迪沙籠的“漁夫”熱情招待,但一開口就要索費15美金,氣得我們掉頭走人。嘟嘟車司機拗不過我們的黑臉,再次把我們載去我們指定的海灘,找來幾位漁夫給我們,我們付100rupee給漁夫,就這樣拍了幾張照片,打道回府了。

我大概忘了三年前的經驗,每到一間寺廟,都有人向我們收取小甚麼顧鞋子小費,敬佛獻花小費,每遇到一些人,都想儘辦法向我們推銷“服務”討小費的經驗。

這樣被砍菜頭,心頭氣實在難消,后來,我們又抽出一天時間到車站自己搭公車,來到距離Konggala不遠叫Ahangama的小鎮,見到海上插有一些竹竿。於是,在這地點下車,車票才一人50rupee。這海濱小鎮僅兩條街,不同於Konggala四處林立的酒店,這裡只有一間三星級酒店,淡季似乎游客絕跡。

從商店后巷穿過去沙灘,我們還繞過當地貧窮人家簡陋的屋子,這些屋子,三面牆由石磚和木板砌成,屋內空蕩蕩沒有家具,屋外的廁所也是三面石磚和木板搭建的。一位媽媽和老人家坐著聊天,見到我們出現顯得有些驚訝,兩名幼稚的小孩圍在我們身邊說著聽不明的話。我們問媽媽可以經過屋子走去沙灘嗎 ? 她大概聽不懂吧,只是不斷的點頭,然后還走去沙灘喊人。這到底是淮還是不淮我們走過去呢 ? 真納悶,要知道,印裔民族是慣用搖頭的動作,來表達的同意的意願的! 所以,我們似乎卡在對方搖頭(同意)與不搖頭(不同意)之間。

突然,眼前不知幾時冒出了一位全身濕淋林,只穿著深色三角底褲的上年紀男人,他隨手放下了一條釣魚竿和一個袋子,還從袋子裡拿出一條青色的魚在我們面前晃著晃著。我們就這樣你看我我看你,雙方都顯得有些不知所措。片刻,我猜想這人一定是竹竿漁夫,於是用英文問,可以拍照嗎? 要付費嗎? 這回,輪到漁夫一臉錯愕不知所措,他手上依然握著那條在滴水的青色斑條魚。

我明白了,他聽不懂英文啦!於是,我用手指指向我的相機,再指著他和魚,說,photo , money 。漁夫頓時展顏歡笑,這一笑也露出了他嘴巴僅存的三顆發黃牙齒,他一邊比出食指同時答說 photo , money ,come, come,應該是要我們付100 rupee 來拍他釣魚吧。

最后,在雙方多次OK ,OK聲確定之后,他拿起之前的袋子和漁竿,帶領我們到海邊。漁夫徑自走到海中,站在竹竿子擺了幾個姿態讓我們拍,他動作僵硬,換了左腳換右腳,就是不坐在架子上。片刻上岸后,漁夫把袋子裡的魚倒出來給我們看,我指著魚,然后向指著嘴說,eat ? 漁夫點頭,不是搖頭。噢,這到底是要吃的魚還是不能吃的?真后悔出發前沒有學會幾句印度話。

后來,我想請漁夫兩手拿著魚獲讓我拍,可是他把漁竿上的魚換了一條又一條的,弄得我啼笑皆非,路過的兩個當地人,走前來跟漁夫嘰哩估嚕一番,漁夫終於拿起兩條魚讓我拍。

在這裡,與竹竿漁夫的偶然邂逅,雖然沒拍到旅游書般指定的竹竿漁夫指定動作美圖,但是,最美的畫面已烙印在回憶裡了。

待續
其他相片:http://forum.blogkaki.net/thread-25455-1-1.html

 
12/17/12

斯里蘭卡歐洲風情小鎮 Galle─2012斯里蘭卡游記

刊於星洲日報副刊星期刊<優游自在>2012。

很多人沒想過要去一個三年前依然有動蕩,且發展有些落后的國家旅行。但是對於鍾情於風土人情和原始大自然風貌的人們而言,斯里蘭卡是個不可錯過的國家。斯里蘭卡是個佛教國,佛祖曾到訪這國度,故在斯里蘭卡北部有大量的佛教遺跡。除了佛教遺跡,斯里蘭卡的野生動物保育也十分出色,尤其在它的國家森林可以觀賞到野象、花豹、大黑鹿、藍鯨等稀有動物。

一般人認為,斯里蘭卡是一個小島國,且氣候與馬來西亞一樣,交通不發達,發展也比較落后,所以不會選擇去這個國家旅行。但是,只要細心發現,這個小島國也有許多值得一游的地區。斯里蘭卡並沒不如想像中落后,它的首都也有許多宏偉建築,只不過過往多年受內亂 (淡米爾之虎組織,已在2009年五月被政府軍擊敗) 困擾,使得大部份地區未有機會得到妥善發展。斯里蘭卡境內迄今保安嚴密,公共場合及政府部門更為嚴森。街道上、火車站、寺廟、旅游區常有軍警士兵巡邏,游客可安心前往旅游。

斯里蘭卡旅游最出名的就是大自然、野生動物保育以及佛教遺跡區,斯里蘭卡是佛教國,佛祖曾到訪此地,故北部有許多相關佛教遺跡,而且它是全世界佛教傳承不曾經歷斷層的國家。

自三年前(2010)背包游了斯里蘭卡中北部的佛教遺跡區之后,我就對這國家念念不忘。今年重游斯里蘭卡,選擇搭公車和火車方式,背包游了斯里蘭卡南部一趟。

斯里蘭卡的汽油價格跟隨國際油價浮動,所以租搭汽車很貴。最省錢和方便的方式就是搭公車和火車。為了趕搭火車班次前往南部最美麗的古城Galle(這古城獲得聯合国教科文組織的世界文化遺產地位 ),清晨一抵達國際機場,就租了機場車子前往首都火車站,抵達付錢時,司機卻說沒有零錢,結果就變成小費付給對方了。那筆租車費和小費,足以租一輛冷氣車子了。

在火車站,沾沾自喜的以為買了貴一倍價格的二號廂,總算可以吹吹冷氣休息一下,結果,一上車就和當地人搶位子,搶不到可要站著。原來,二號廂和三號廂沒差,也並非每條路線都有一號廂,更甫說冷氣廂。幸好,往南部Galle城是屬於海濱鐵路,廂內不會太悶熱,只不過行李沒地方放,必須擱在腳上,而座位是窄窄一排三人式的,我很慶幸自己夠廋,才成功擠在兩位婦女中間的座位。

一路上,火車經過海濱,當地的風景一幕一幕在眼前閃過。每每到站,有很多小販就拿著各式各樣的籮筐、箱子,裝滿了當地食物,在車箱之間穿越叫賣,雖然很想試食,但為了衛生,還是忍了下來。除了叫賣,小販還有一種服務,就是向游客推銷服務,他們也愛游客,去哪裡啊,是否租了房間,要不要導游呢。像我們這種皮膚白白靚靚的,一看就知道是不可錯過的“可觀額外收入”,所以一直成為當地人的焦點,不間斷的被人貼身跟著,要擺脫他們可真費時。

抵達Galle火車站,租了一輛嘟嘟車(當地也稱為德士)前往民宿,民宿位置就在古城圍牆內,由主人一家經營的民宿,設備很簡單,一張附有蚊帳的床,冷氣機,衣架,一張桌子和椅子,沒了。古城環境很不錯,加上淡季游客很少,車子更加稀少,所以這一帶很清靜。

走出民宿,眼前就是一個圍牆角,再往前,就可見到老燈塔。古城面積不大,三面被圍牆所環抱,圍牆外就是浩大的印度洋,海風不斷的吹,舒服极了。Galle曾被葡萄牙和英國統治,古城內保留著許多殖民時期特色建築,包括一座以前英女皇專屬的海外官邸。

古城只有十條街道,街道上鋪滿了石磚路,大部份房屋改建成民宿、寶石店或者酒店,只有少數仍破舊失修,儘管已商業化,但民宿仍由當地土生土長的居民經營,所以這古城還保留了原有的風情。旁晚時分,走在街道上,拍拍照,又或者和當地居民聊一聊,是件很寫意的事。

旁晚時份,很多當地人和游客喜歡圍繞著城牆走一圈。繞著城牆一圈,大約一小時就可完成,但是這樣悠閒的散步,吹著印度洋的的海風,看著夕陽下沉,偶爾專注力被當地人在城牆上放風箏,或者被一場板球賽所吸引而停步,時間往往不知覺的就流走了,一小時繞一圈的散步,可能花了兩小時,也可能走到半途就完全天色暗下來。人生難得這麼的悠閒散慢。

 

 

古城內飲食比古城外的市中心貴一倍,古城內外的餐廰极少,因為大多數民宿都有提供預訂餐點。價格方面,一盤普通炒飯要550rupee,份量和價格是市中心的一倍。烹煮方式,早餐是麵包或煎餅(即是我們的roti canai)配咖喱汁,午餐選擇是普通炒飯和炒麵(又稱為中式炒飯炒麵,米飯類似長占米,麵就像長夀麵),又或者簡單的西式煎魚塊,剩下的就是咖厘飯了。我最受不了這裡的咖喱,又酸又辣又咸,所以今次一餐都不吃,每天都點碎菜炒飯炒麵。

古城內沒有夜間娛樂,也不能公開販賣酒精飲品,早上五點半天亮,晚上六點天暗,入夜后,街道很寧靜。這裡的人們十分省電,購物廣場、車站和商店都沒有冷氣,白天不亮燈,晚上燈光開得少,所以顯得有些昏暗,同時他們大量採用了環保節能燈泡,家家戶戶,商家和政府部門也如此。

 

待續

其他相片:http://forum.blogkaki.net/thread-25455-1-1.html